ZZZ

回到顶部

写给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孩(love letter

甜甜又应景!小白新剧收视up up!

纸包鸡包纸:



好吧。


我不习惯写开头。


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了,我喜欢你。



先别急着把信扔出去。


好歹我也写了一晚了。


揉皱了三十六页纸,折断了两支钢笔。


当然,这都不重要,我还为你哭了一晚。


算赔我几滴泪,求你把这信看完。



我该写些什么呢。


肉麻的情诗你比我在行,搞笑的打油诗你也胜过我。


还记得你捧着隔壁班女生递给我的情书,皱眉头,撇着嘴说,「我写得可比她好多了。」


我记到了现在。


所以什么时候也写封给我看看呗。



对了,今年香樟树依旧茂盛。


可惜你不在。


当然,你在了,你也懒得去看树。


你总是懒在课室里,喝着冰汽水儿,和前桌的女生打闹着。


你说,「最讨厌她们使王八拳。」


可你也从来不躲,抬头,乖乖被揍一顿。


我在你右方围观,反而成了你循循教导的对象。


你说,「白敬亭啊,别总这么傻。」


傻?


你得意地笑,「你不明白,打是亲骂是爱。」


我听了,在心里骂了你一句,张伟个可爱的混蛋。


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心里骂过我呢。



还有件事,我在公园空地搭了个舞台。


虽说很简陋,不过就不怕下雨天了。


你之前一直嚷嚷着,「露天演出总碰着雨天。」


又一次雨天,抱着吉他无聊地拨弦,透过模糊雨幕向我吐舌头的你,忽然问,「你站在舞台上是什么感觉啊?」


我伸手去接雨,回答你,「按下琴键时很紧张,手心全是汗。」


你嚯了一声,忽然攥紧我的手,雨水在指缝间游走,又冷又热。


你靠得很近,嫩草清香扑了过来,「若是有个舞台,吉他和钢琴,我和你,会不会好一点?」


我很后悔那时被如雷心跳震慑,忘了答你。


现在用这个简陋的舞台回答你,


还会紧张,你拨弦我会心跳加速,你唱歌我会嘴唇颤抖,你望过来我会眼神飘忽,你冲我笑我会呼吸困难。



忘了讲你的馒头了。


它前阵子发烧,去了医院。


也怪我,忙着项目忘了多看着它。


馒头可怜巴巴地咬着我的裤脚,我才知道它生病了。


好在它现在没事了,不然你应该想和我拼命。


不过也怪你,把它扔给了我。


你知道的,我照顾你都手忙脚乱了,怎么你还想瞎了心把馒头给了我。


还说什么,「小白,你今天起是馒头爹了。」


那我可以称呼你一声,馒头娘吗?


馒头娘,馒头今天也身体健康。


不过它爱乱啃沙发的臭毛病都是你惯出来的,你可得回来管管。



然后再说说我吧。


我,喜欢张伟的白敬亭。


你不好奇我因为什么喜欢你吗?


因为你比香樟树还蓬勃的绿毛,因为你那把窝在你怀里不走的吉他,因为你那只软绵绵傻乎乎的馒头。


因为,绿毛,吉他,馒头,都是你的。


我还记得,


你倚在树下,懒散的表情透着几分得意,向我打招呼,「您好啊,我大张伟。」


可我回了你什么?


是「您好,我白敬亭」,还是「啊,嗯」,还是「大前辈您好」?


应该答得还行吧,不然你也不会蹬着眼睛打量我,嘴里还嘟囔着,「哟,挺好看。」


哟,你也好看。


我跑了上去,把你并肩站着,偷闻夏日馥郁花香。



也说说你。


你,被白敬亭喜欢的张伟。


你是一个心肠太软的人。


今天她喜欢你,你就喜欢她,明儿,她讨厌你,你就选择分手,大后天,她跑回来复合,你也笑着答应。


我看过了太多场这种反复的爱恋。


他们都说你太花心,太淡薄,可我却硬是要说你是太多情,太耳根软。


来来去去,你投入每一段感情,真挚诚心。


去去来来,你切断每一段感情,痛哭流涕。


我懂得你浪荡下的深情,反而不敢向前了,只敢呆在你的右手边。


「张伟的小弟白敬亭」这个称呼,柔化了我对你太明显的控制欲和占有欲。


也得以让你无防备地赖在我的肩上,头发蹭过我眼角泪痣,稍微安慰了我太压抑的青春期。



你离开那天。


我在后头和你挥手说拜拜,勉强地笑。


那种空荡的感觉让我哭了一天。


写信给你的今天。


我提着笔杆子写些乱七八糟的话,摇头苦笑。


那种堵塞的感觉让我哭了一天。


这让我一再地确认,


一生会有很多欢喜,喜欢倒是少数。


在少之又少的喜欢里,你是我的第一个喜欢的男孩,也会是我唯一喜欢的男孩。



谢谢你,


教会我喜欢。


现在,让我教你,


爱。

评论(4)
热度(26)
  1. ZZZ纸包鸡包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甜甜又应景!小白新剧收视up up!
©ZZZ | Powered by LOFTER